重塑  

 人際關係及個人成長中心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esculpt


 

與現代人一起重塑心靈

主頁 (更新)

資料庫 (新12.1.07)

重塑簡介

聯絡我們

 
 

 

 足印系列

 1: 死亡叫我甦醒

 2. 怨恨春天

 3. 划到深處去

 4. 從深處回來

 5. 盟約 

     
資料庫: 足印1    
死  亡  叫  我  甦  醒

 

張家興


  
 

一、 我曾經打橫入過手述室、駕駛電單車失事但從未想過自己會死,亦從未為身後事作過任何安排。

幾天前,我從醫生手上拿到腦掃描的底片及報告,發現腦下垂體生了一個不大不小、直徑十五毫米的腫瘤。兩年來一直向各醫生求教,探究有關頭痛、視野模糊的原因,現在終於真相大白。

近期體重增加,還以為身體比前健康了。每次朋友說我氣色好了,身體胖了,我都說:「中年發福嘛!」原來都不是 ,腦下垂體本身受壓,影響了甲狀腺的運作,造成增肥現象。壞事的表面,可以一點都不壞!

醫生直截了當地說:「這個瘤,不能以吃藥物來化解,一定要做手術,而做腦部手術當然有危險。不過,這是腦部手術中成功率較高的一種。」

我翻過朋友借給我的一本醫書,發現這類病情進入第二階段,做手術的死亡率是2 - 4%。若病情惡化,到第三階段,死亡率可高至30%。根據種種跡像,我應該屬第二階段,手術成功機會97%,跟割除盲腸相差不遠。  

二、妻子意琴從我開始見眼科醫生,做檢查,便百倍殷勤,奉水,剝生果,樣樣服侍週到;在家更如影隨形,甚至進入洗手間,也要爭取機會相隨,好像這是我們倆人能一起擁有的最後一刻,因此要珍惜每分每秒。我們都充分明白,不論我們如何叫喊,時光也不會凍結,生命仍不斷向前,即使前面等待著我們的是死亡,是永遠的分離。

意琴說:「你最好錄下一段音帶,為傳義留下一段回憶,可以成為他日後適應新環境、面對新挑戰時的一個有力支持。」我答應了她,心裡酸痛,眼淚直流。是的,我們要互相支持,盡力渡過難關,但為以防萬一,亦應做好必要準備。

傳義是我們七歲的孩子。他很樂觀、好動,自小親近媽媽比親近我更多。近日他卻對我特別親切。昨天晚上,他才當著媽媽面前,坐在我懷抱中,說:「我同爸爸Friend D。」

我們把我要入醫院做手術的過程及成功機會都給傳義解釋了。他聽後對我說:「爸爸,你應該是九十七人中的一個。上天一定會保佑你的。你掌紋的生命線不是很長的嗎?」

記得五天前的晚上,當我拿著腦掃描的底片向意琴講述病情時,她伏在我胸前,低聲泣訴:「你有甚麼三長兩短,我當如何是好?」

昨天晚上,她坐在床前,對著我,語氣堅定,說:「我相信即使你有甚麼問題,我仍有力量繼續做輔導工作的。今天,我才與一位當事人簡短地分享了你的病況,她很驚奇我仍有心情去協助她。我的分享竟刺激了她對自己問題的勇氣。」

想不到,在困苦、軟弱之中,意琴接觸到新的力量,且用這力量去協助別人。而我們倆,為要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挑戰,亦變得更緊密。

三、 同事知道了,有不同反應。一位同事幽默地說:「你要去,也要幾年後(意思是等我們中心發展上了軌道之後)才好去。」另一位同事得悉我病情後說:「在入院前你只需做一些非做不可的工作,至於其他,即管交給我。」

在我們中心訂下的計劃中,我原本從十月底開始便要每星期講課一至兩個晚上,現在顯然要找替身。一個朋友慷慨地答應了替我講課兩至三個晚上。臨到將要掛起電話之前,他說:「我原本打算也在那段時間開辦一個課程的。不過,沒有問題,這是可以延遲的。」

另一位朋友亦豪爽地答應替我講兩課。他說:「兄弟,不要去得那樣快,很多工作還等著你做哩 !留下來,共同面對九七,一齊玩。」他亦是臨到掛起電話前說:「兄弟,我替你講課,就算是我對你的支持吧。你知道嗎?我那段時間,是計劃放大假到別處旅行的。」這就是患難見真情!

我發現原來身邊有很多支持的力量。在有需要的時候,朋友、同事、兄弟姊妹結成了一個很有力的支持網。有朋友替我找尋有關的醫書,幫我瞭解病情。有朋友介紹醫生,並親自向其他醫生詢問有關治療的方法。有朋友自動請纓。在我做手術後陪伴妻子,或照顧傳義。更有朋友問我們是否需要金錢上的幫助。

四、 這一次病患帶來很多擔憂和痛苦,同時也帶來了溫暖。顯然,我們從未為得到這種溫暖而祈禱。雖然我們從中實在得到了很深的人生體會。

神學家菲愛羅 (Afredo Fierro) 有這樣的說話:「為那些經歷過埃及的奴役和沙漠的釋放的希伯來人來說,人要享有自由,才算由神所造。的確,人是否曉得欣賞生命、欣賞神創造的世界,主要還是看他是否經驗過釋放。」

我絕對同意菲愛羅的講法。人要奮力從個人及社會的種種桎梏中釋放出來,才能找回人原被賦予的尊嚴。由神所造人是自由的,有自由才有生命。

今次患病的經驗,讓我體會到生命另一層意義:人與人之間的愛及友誼是生命的重要元素。我想對菲愛羅的說話作少許改動來描述我這體會:「人要曉得愛,才算由神所造。的確,人是否曉得欣賞生命,曉得欣賞神創造的世界,主要還是看他是否經驗過愛。」

這個闖入我腦下垂體的小東西,帶給我一次危機,亦喚醒了我。我因面對死亡,眼睛變得明亮,看到人的美麗和世界的可愛。我要面對失去一切的可能,因而對生命更留戀。我捨不得妻兒、朋友、未完成的工作

我發現:我愛過人,但愛得不深;我被人愛過,但仍嫌不夠;若被迫這樣說一聲再見便與世長辭,我一定抱憾而終。死亡,叫我甦醒,教我去愛。

(原文:死亡與恩寵•教研之聲198710)

  
     

主頁

資料庫

重塑簡介

聯絡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