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塑  

 人際關係及個人成長中心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esculpt

 


 

與現代人一起重塑心靈

主頁

資料庫

好料推介 重塑簡介

聯絡我們

足印

 1: 死亡叫我甦醒

 2. 怨恨春天

 3. 划到深處去

 4. 從深處回來

 5. 盟約

 6.  大愛無言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大愛無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張家興


恩情,不必時時掛在口邊。要對方報答、類似「沒有我,你哪有今天?」的說話,說了出口,只會把原是無價的恩情,貶成貨品交換。

昨晚電視台播放《凝聚每分光》,我看到一些醫護人員在這次面對非典型肺炎的奮鬥中,默默無言地獻出了自己的性命,深受感動。聽黎明唱《有話未曾講》,更想起六年多前去世的母親。

 

無言奉 獻

母親臨危時,我們兄弟姐妹八人從世界各地齊集溫哥華,在她病榻旁,陪伴她走這世間最後一 段路程。我捉著她的手,望著她,回顧自己從她身上得到的一切,默默回味寡言她這一生對我的愛。

我生於天主教家庭,自小領洗,十九歲立志當神父。當時,四位兄長都已在工作,經濟稍為穩定。家庭成員中有機會接受大學教育的,我是第一人。正因如此,我為了不讓父母有任何「奢望」,硬著心腸,讀完中六便加入教區修院,接受神職培育。

最初幾個月,父母親每周來訪,除帶來湯水之外,只閑話家常。大約一年後,一次母親病了,只有父親來訪;他告訴我,自從我離開家庭加入修院之後,母親每晚哭泣,持續數月之久。父親說,母親表面 好像沒有甚麼。事實上,她是把心裡捨不得兒子離去的感受,全數埋藏起來。

 

無盡包 容

從羅馬 讀完神學回港,我以執事身份在堂區工作一年,之後,我向教區請假,自費到港大進修,不多久,我決定離開神職。我後來知道,對於我這決定,當時母親也感到非常失望 。 從我加入教區修院計起,七年過去了,親戚朋友都知道她有一位將晉升神父的兒子,而她也習慣了,並以此為榮。我離開神職的決定,不但使她的盼望頓成泡影,更令她難受的,是讓人有 聯想以為我背棄教會。回想當時情況,最令我敬佩的是,母親面對這一變化,一如既往,沒發一言。

再過五年,我們結婚了。我是後來才得知,原來母親從開始已是不喜歡意琴的。在她眼中,這女孩子遠遠配不上她的兒子。不過,無論婚前或婚後,我竟然從未聽母親說過半句批評意琴的說話。

母親一而再,再而三的寡言,道盡了她對我的尊重和信任。她寧願自己心傷,也堅持有話不講,以免約束我的自由。我細味母親幾次不說話背後所說的話,對她多了一份欣賞的同時,更增添了對她的尊敬和愛意。我慶幸在她逝世之前,有機會直接對她說﹕「媽媽多謝您多謝您多次在關鍵時刻對我的尊重和包容。」

母親的呵護,像微風細雨,邀請我放開懷抱,浸潤其中。

今早,做氣功,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,我的意念不在呼吸步行。我讓心神融入周圍的青山綠樹,鳥語蟬鳴,只覺﹕天地大美,人間大愛,都不必多言。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文刊登明報2003年9月; 2007年1月25日修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