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塑  

人際關係及個人成長中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Resculpt

Center for Personal and Relational Reconstruction



主頁 (更新)

資料庫 (新12.1.07)

重塑簡介

聯絡我們

     與現代人一起重塑心靈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挫而不折 之一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挫而覺    (挫而不折 之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張家興

       

       
 

如何能夠挫而不折,把人生經歷的每一挫化成雕塑家手上的一鑿,一鑿復一鑿進行自我重塑,首先要看是否具備覺悟的能力。

先談字。

結婚多年,有些夫妻突然發現,無論對方用甚麼方式表達,或表達了多少次,原來自己一點都沒有聽進耳裡。對於對方的感受,自己原來一直懵然不。 不,又哪來藉此重塑的動力呢?

怎樣才算

根據辭海,字其中一義是指「對自己所接觸而能辨別者」。辭海更舉兩例以說明:一、陸游的「病骨陰晴」;和二、韓愈的「。微然草根響,先被詩情」。

這裡,容許我描述接受我訪問的一些男士(妻子患乳癌的男士)的三種不同層次的經驗。

 

覺者有行動

我見過的很多男士,不一定曉得用說話把自己內心感宣之於口,但多數都能清楚意識自己作為丈夫的責任,並以行動說明。他們壓抑自己的需要,包括性需要,並在能力範圍內,盡力回應妻子治療和康復的需要。有些在妻子接受化療時,主動向公司請假陪伴妻子左右,或在妻子完成治療後,陪她出外旅遊。另一些則從妻子手上把家務全盤接收:每天下班買餸,回到家便立即捲起衣袖,下廚、洗衫、晾衫、抹地、教兒女功課等。這是第一層次。

者有行動。但是,有行動就算有嗎?不一定;尤其當行動主要出自責任感,或出於恐懼,或為得到親友的肯定,而非主要出自對妻子的痛惜、關懷或愛護的時候。被迫回應的行動可能牽涉龐大代價,卻不一定是的表現,更不一定帶來溝通的效果或個人的轉化

 

覺之於心 

為韓愈來說,泥土裡草根微動所發出的聲響,也能被「詩情」所,那是對所接觸的人或事、之於心所產生的共鳴而言。

對於妻子患癌所經歷的傷痛,男士們有共鳴嗎?並有向妻子表達這共鳴嗎?事實上,我所訪問的男士,多數都表現得較為理性、冷靜。

無可否認,少數男士見到妻子傷痛,自己也會心痛,有些甚至與妻子抱頭痛哭。有些男士為了不增加妻子的難過,極力收藏內心激盪的情緒。這裡,值得指出一點:那些真正有共鳴的,即使沒有直接向妻子披露內心感受,妻子也大多感受得到。重要的是真有於心。這是第二層次。 

 

覺之在骨

像天氣的變化,之在骨,妻子患乳癌後的遭遇,在自己身體上有所感應,這是第三層次,而在我訪問的十三位男士中,有這經驗的,只有一位。在談到妻子受治療影響而提前停經致性欲因而大減時,這位男士說他自己也很久沒有感到性衝動了。他說,「其實我覺得我都好似有更年期。有陣時我覺得冷,突然間,又會覺得好熱,全身出汗。」為他來說,發生在妻子身上的,他完全感同身受。在這獨特的經驗當中,在接受乳癌對身體的衝擊當中,兩人仿如一體。

 

經一鑿有所覺

據我所見,那些經過妻子患乳癌「一鑿」而有所的丈夫,對妻子切除乳房和經歷化療之痛,既之於行動,亦之於心,既見於主觀認知和感受,亦表現於具體回應之上。至於之在骨所顯示的,則是較深度的夫妻共融境界,而能夠到達這境界的,相信佔極少數。而一些經歷相同打擊而未有所的男士,則多數只得其一,或三層次的經驗皆缺。

2007年1 月12日

 

請注意:為配合在公教報同日刊出,由下一期開始,本欄將隔一個星期日更新。希望繼續得到你的支持和參與。謝謝! 

版權:張家興•香港•2007 

歡迎引用或覆製文章全部或部份,只要是個人使用,並註明出處便可。嚴禁覆製作謀利用途。

 

       
         
 
 
 
 
       
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  
 

主頁

資料庫

重塑簡介

聯絡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