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塑  

人際關係及個人成長中心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Resculpt


 

與現代人一起重塑心靈

主頁

資料庫

好料推介 重塑簡介

聯絡我們

  
  

 

介紹《生命自覺》專欄由誰製作?如何加入義務編輯/翻譯工作?

第一篇: 《生命自覺》是甚麼?

第二篇:「跟自己某些東西說“哈囉”(Hello),總感到怪怪的」

第三篇: 接觸的力量

第四篇:不做甚麼,只是陪伴,可以帶來轉變

第五篇:既是顯而易見,確認它,有作用嗎?

第六篇:溫柔就是力量


第七篇:改變只能發生於此時此地

第八篇: 一字萬金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第九篇:「我陪著我」

Self-in-Presence

Ann Weiser Cornell 2009/1/20 Getting Unblocked e-Zine #15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當Michelle要面對觀眾講話或表演時,她便感到焦慮不安。

可以怎麼辦呢?

 

「每當我要向觀眾講話,我便整整幾天感到焦慮不安」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Michelle寫︰「每當我要向觀眾講話之前的幾天,我便會感到焦慮不安。半夜醒來,我感到心中充滿著擔憂,

也感到自己一部分在說:「你為什麼這樣對自己?你知道每次演說前都會感到擔心,但你每次仍要這麼做。」


「每當我為此進行『自覺』時,我便有『我陪著我』的感覺。我感到一部分的『我』是渴望及喜愛表演的;

而另一部分的『我』則蜷作一團,瑟縮於洞穴之中,甚麼也不想理會。我已經確認了這兩部分的『我』。

「幾個月前、以至最近,我要在觀眾面前講話,我都能處於『我在,我陪著我』的狀態。我彷彿感到一分

成功感和喜悅。但在昨天,我正要在一班人面前演唱時,便感受到部分的『我』非常緊張,但過了不久,

我又能處於『在』的狀態。我向想要唱歌的『一部分』打個招呼,因為『她』真的享受唱歌。我也對那不

願顯露於人前的那一部分打個招呼。但在我正要上台的一刻,我整個人彷彿被焦慮騎劫了!而事前全無警

示。在我整個表演過程中,那份焦慮從沒離開過。當我離開舞台時,我的身體感到很不舒服。

「我思量著:自己究竟做少了些甚麼?心裡頭,一部份的『我』要那焦慮遠離,好讓我好好演出,而另一

部份的『我』則對自己說:『只要不再安排自己表演,便再沒有問題了』。我感覺到這後一部分的『我』

是要保護自己、令我不必再經歷這種焦慮,但是我這個『歌舞女郎』卻實在又想去表演啊!」


==============


親愛的Michelle,

這挫折多麼令人失望! 但是,經過多次「自覺」之後,你能夠體會到在觀眾面前講話的美好經驗,並且能

夠保持「我陪著我」的狀態。 (譯者按:這是指當自己焦慮不安時,不指責自己,而是友善地陪伴自己。

這時,對自己說「我陪著我」,是營造友善和接納的空間,陪伴自己焦慮不安部份。) 當然,你希望

問題能夠解決!但焦慮很快會在你下次表演時回來。

我想說說幾項你可以做的事情,或許可以為你帶來不同的效果。但首先,讓我們慶祝──慶祝你克服過

焦慮,亦感受過那隨之而來的喜悅!

既然你有過那次成功的經驗,你就可以從那種「有感覺的記憶」(felt memory)中支取力量。

「有感覺的記憶」是什麼意思?那是:邀請自己的身體此刻去感受當時的感覺。記得當時站在那裡,你

陪著你自己,包括陪著感覺到緊張的那個部分。現在就讓你的身體告訴你、你當時所感受到的喜悅,感

受一下「勝利」灌注全身的感覺,並花點時間去擁有和享受那份喜悅。

這種感覺可以變得越來越強大,並可以經常重複出現……尤其當你邀請它出現的時候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「我陪著我」,最終能改變一切……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當你置身緊張的境況時,能夠向你內在不同部分打招呼或與它們相認,這都是非常正確及重要的做法。

但還是不足夠。 在深入的「自覺」過程中,當你有時間而又能與一位你信任的同伴或導師一起時,你

真的可以扭轉乾坤。

關鍵在於,你能否做到「我陪著我」(Self-in-Presence)?這強壯、冷靜而又具同情心的你,能否創造

一個安全的內在空間,容納你那瑟縮一角的部分?

你知道施予如何使我們感到慷慨嗎?關懷別人如何使我們感到有愛心嗎?當你為你內在那份焦慮及受

驚的一部份,製造一個保護空間時,你就會成長為一個強大的「你」──一個具同情心及懂得關懷別

人的人。

Michelle,我感到整個的「你」是希望能夠歌唱的,那不只是單單一部分的「你」。

當你能夠做到「我陪著我」時,你便有能力以無限的忍耐、用你能夠用的時間,去唱出你那不願你歌

唱的部分,讓它發聲,讓它告訴你究竟麻煩在哪裡,和告訴你它害怕將會發生的事情。

我以為這會讓你見到某些過去出現過的一些壞東西,而它的作用就是保護你,以防那些壞東西再次發

生在你身上。當你「陪著自己」時,你就會見到那些經驗,並聽到它是多麼不願意讓那些壞東西再次

發生在你身上。現在你聽到它了,你可以問它有何感覺。


允許你的身體再次感覺一下整個情況。這過程,可以為你帶來真正的改變。你剛才已否品嚐了一點?

 

 

 

 

 

 

 

 

 

主頁

資料庫

好料推介

重塑簡介

聯絡我們